1. 币播报首页
  2. 政策

政策灵活才能鼓励创新,“加密老干妈”Hester Peirce福布斯专访

本文来自 Forbes,原文作者:Jason Brett

Odaily 星球日报译者 | Moni

上周四(2 月 6 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专员、被加密社区亲切称为“加密老干妈”的 Hester Peirce 在国际区块链大会上发表了题为《空白运行:填补监管与去中心化之间空白的提案》(Running On Empty: A Proposal To Fill The Gap Between Regulation and Decentralization)的演讲,很快就引起了加密社区的广泛关注。

事实上,许多新加密货币项目的去中心化程度都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但是在起步阶段,这些项目分发给网络使用的数字通证往往可以被归类为证券,因此在美国的现行监管框架下几乎不可能构建去中心化网络。为了应对这个问题,Hester Peirce 提出为加密公司设置一个 3 年宽限期的“安全港政策”。的确,能够看到监管机构不断创新以适应市场变化而调整政策,始终是一个可喜的迹象。

Jason Brett 曾在美国金融危机期间就职于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目前在《福布斯》杂志担任撰稿人,他最近与 Hester Peirce 就其针对加密公司提出的“安全港政策”进行了交流。下面,就让星球君(微信:o-daily)和大家一起来看看这次访谈的内容吧:

《福布斯》:2019 年 9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全部五位专员都在国会作证,当时你的证词里说,你认为根据现行法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有权构建一个“安全港”,但你自己也很矛盾是否应该去构建这个政策。你当时在国会作证的时候,是不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其实早就已经在内部就“安全港”政策进行过沟通并且基本上已经有了结论?

Hester Peirce:是的,我的确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认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根据《证券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具有广泛的豁免权。了解到这一点之后,情况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有所不同,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我期待与一些律师进一步交换意见。

《福布斯》:那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如何使这个“安全港”成为现实?

Hester Peirce:任何对该提案的澄清都是有价值的——我希望第一步能获得初步反馈,并与我的同事们齐心协力研究这些反馈,这样我们才有信心对加密公司说:“这些都经过了审查,也会奏效并实现你的目标。”然后,可以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提交安全港议案,并征求公众意见,最后确定规则。你之前也在监管机构工作过,所以肯定知道这些工作需要时间。

《福布斯》:你的同事们想要实现什么样的目标?

Hester Peirce:他们希望让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得到纠正,通证发行方应该在操作层面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确保投资者能够做出正确的购买决定,同时不要把无关紧要的信息混在一起。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专员们看到过很多较差的通证发行项目……这里最重要的就是要防止欺诈。通过安全港,我们可以把好项目和坏项目区分开,如果你真的很认真在构建加密项目,可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澄清你正在做的事情,充分利用安全港的优势。

《福布斯》:你能确保“海盗”不会闯入安全港吗?

Hester Peirce: 如果你开诚布公所有的信息,而且没有恶意,那么没人会以邪恶的动机来审视你,在安全港中识别这一点其实很容易。

《福布斯》:你为什么对帮助去中心化加密生态系统的蓬勃发展那么感兴趣?你觉得本届国际区块链大会主旨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使命一致吗?或者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您希望从成熟的加密市场中获得什么样的社会收益?

Hester Peirce: 作为监管机构,如果想要鼓励创新就必须要在政策上灵活一点,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认为,安全港的推出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探索创新的一次尝试。我不是技术或是通证的盲目拥护者,但我的确认为去中心化是有好处的,因为有些人始终无法访问现代金融服务,而在新技术的帮助下,过去被拒之门外的他们现在也可以享受更优质的金融服务。这意味着通证项目方能够以崭新的方式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召集在一起,我觉得很有前途。

《福布斯》:这个安全港能否满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使命,即首先促进资本形成,然后再进行有序的公平市场和投资者保护。

Hester Peirce: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安全港”其实是对投资者的保护,包括对投资者选择保持开放。这里算是一个灰色区域,主要帮助监管者找到管辖权所在的正确界线。作为监管者,我们的角色之一是要定义哪些地方该监管,哪些地方不该监管,但通证项目往往很难找到明确的界限,但为什么不尝试在有意义的区域里明确监管呢?

《福布斯》:您对国会里的那些人说了些什么?他们认为加密货币通常涉及恐怖主义融资、洗钱和卡特尔,甚至会把非法药物带入到美国,国会认可你们为这种技术提供一个安全港吗?

Hester Peirce: 如果我们建立一个框架,让合法的通证项目可以尝试行动,此时安全港就能发挥作用。安全港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真正的问题所在,甄别出犯罪项目。我听到你问这个问题多少有些沮丧,因为几乎所有你认为好的东西都可以被用于做坏事,现金也可以用于犯罪。有些人用这种方式来扣帽子,通证的确存在炒作和欺诈问题,也肯定存在一些非法行为,但我更多地是看到它的发展潜力。

《福布斯》:对于普通商人来说,他们可能或多或少听说过加密货币,但为什么加密货币的买卖和传统的股票债券出售有所不同呢?

Hester Peirce: 通证完全是另外一回事,股票或债券是传统的权益或债务权益,不同与网络中正在使用的通证、或是网络中将要使用的通证,那时完全不同的事情。通证时你参与网络所必须的“入口”,因此还不清楚证券法是否可以管辖此类交易。

《福布斯》:过去大多数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加密社区总是处于防御状态,但现在你却告诉他们可以给你打电话或发邮件讨论加密问题。实际上,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专员正在征求意见,以寻求最佳方式来应对加密通证商业模式。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们如何为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供反馈建议呢?

Hester Peirce: 你可以给 CommissionerPeirce@sec.gov 发送电子邮件,或是进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FinHub提供反馈,相信处理问题的相关工作人员将从您的建议中受益。

《福布斯》:您在演讲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二十多年前,你在新泽西迷路了,当时天已经很晚,还下了倾盆大雨。但此时你的汽车里已经没油了,你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个加油站,但是意识到自己身处在新泽西,根据新泽西《1949年零售汽油分配安全法》规定,只允许加油站的雇员给汽车加油,其他人加油就算违法,会被新泽西劳工及劳动力发展部处以 50-250 美元的罚款,尽管这不是刑事犯罪。

Hester Peirce: 哦,对的。

《福布斯》:就法律而言,新泽西是美国唯一一个将自己去加油站抽泵加油定为非法行为的州,据说巴西和南非也是如此,有人认为设置这样的法律可能是为了防止加油工人失业,新泽西州制定这项法律有以下几个理由:1、当客户自己抽泵加油时,尤其是孕妇,会暴露于有毒的汽油烟雾,继而危害健康;2、在那些提供人工加油的州,通常对汽油收费要高得多,如果在这些州提供自助加油服务,那么低收入者的收入往往得不到保障,而这些人通常承受了更大的经济压力,同时也要面临加油的不便和危险;3、即使在那些即提供自助加油服务,又提供人工加油服务的加油站,由于人工加油的收费更高,许多车主仍然会选择自助加油,这样很容易将车主和其他驾驶者置身于危险之中,还有一些因为延期维护而导致不必要的昂贵维修成本;4、自助加油站收取的一般责任保险费率较高,这也反映出一个事实,即:当车主离开汽车自己加油或接触其他易燃液体的时候,他们会面临更大的不便和危险,比如更容易遭遇抢劫、跌到、以及其他人身伤害风险,而且一些有缺陷的车主(比如残疾人和老年人)自己下车加油也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如果拿这些条条框框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如今对通证项目监管来比较的话,你有做出什么反应呢?

Hester Peirce:通证项目只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许多行业监管工作的一部分,通证项目应该向投资者进行良好的披露,这样即能满足监管机构的投资者保护要求,又能让投资者自己更好地做出投资决定。我作为一个监管者,站在被监管者的立场去考虑问题,给你们提供建议。通证项目的风险很高,作为监管者,我不知道你们的情况、投资组合、还有未来计划,等等。每个投资者都应该睁大眼睛,对所有事物持怀疑态度。 我们不是那种非常优秀的监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