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全!一文道清BCH矿工捐赠计划

文 | 行走的翻译C

江卓尔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泡吧,只爱关注小姐姐。可正当他窝在家中关注小姐姐时,一个分裂社区的罪名强行扣在了他的头上。

3月3日晚,Electron Cash的开发者Jonald Fyookball在Reddit上发帖,援引了江卓尔对BCH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IFP)的观点,并在帖子最后呼吁江卓尔不要不顾社区反对,激活IFP,导致社区分裂。

这帖子让我感觉到莫名其妙。首先江卓尔对IFP的这番言论发表在两周前。Jonald为何要旧闻重提,把江卓尔给单独拎出来?其次,Jonald请求江卓尔聆听社区的反对声音,不要激活IFP,社区分不分裂就看他了。

把分裂社区的罪名甩给远在天边的中国矿工。这招,缺德。

我在这条帖子下面留言称Jonald的这种表述无异于“a stab in Jiang’s back”,背后捅江一刀。作为第一个发布IFP的人,江卓尔是这次社区争议的源头,这似乎没什么可以辩驳的。但IFP真的是出自江卓尔之笔吗?

1月22日,第一次读到江卓尔发表的《比特币现金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时,我感觉这文章像是翻译过来的,而非他的原创。大概是因为我是译者出身,在我看来这文章中有很多都是典型的“英译中”表达,翻译痕迹严重。

因此,当时我猜测IFP应该是某个老外起草的,并要求江卓尔把中文版同步到国内社区。而且这个老外在BCH社区应该很有影响力,否则怎么能请得动江卓尔?

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坚定了我的想法。

在江卓尔发布IFP后,国内外社区反响截然不同。尽管对“香港公司”,“12.5%的比例是否过高”等融资细节存在争议,国内绝大部分BCH爱好者依然支持这一计划,高呼“江总威武”,终于又有人挑大梁,推动BCH社区的开发捐赠事宜了。

BCH ABC团队的首席开发者Amuary Sechet也第一时间发文章声援IFP,称此前就有矿工提过类似的计划,但是开发者不方便自己发声明,最好还是由矿工出面,开发者来负责执行。

此外,Amuary就如何管理这笔资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要找对BCH有信仰的,不离不弃的,有开发实力的。最后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应该由我和我的朋友们来决定资金的分配。

随后,Amuary的好友——Electron Cash的开发者JonaldFyookball发文力挺IFP。Jonald认为今非昔比,过去那种“BCH才是真比特”的宣传手段不足以吸引新人。这笔矿工捐赠资金将推动BCH取得更大的发展。

虽然Amaury跟Jonald都是BCH社区最具影响力的开发者,但是国外社区对他们的观点并不买账。推特和电报群里处处都是反对IFP的声音。

一部分人认为这一方案太武断、太独裁,甚至会导致社区再次分裂。另一部分人认为这是中国矿工的阴谋,他们企图通过控制BCH开发者来控制BCH网络。

哪怕有几个支持IFP的,内心也很纠结,认为IFP是一次欠缺考虑的、一次失败的公关,会影响BCH的声誉。

1月26日,ABC的"死对头"BU团队首席科学家Peter Rizun认为IFP就是在征税,会腐蚀BCH,称这一方案“让人作呕”。

接下来的几天,匿名北美、欧洲矿工形成了反IFP联盟,称这一融资计划缺陷很多,甚至威胁要分叉。他们提出将暂时退出现有的BCH矿池,成立一个新的矿池,专门来反对IFP计划。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此前发文支持IFP的Bitcoin.com在1月28日突然发布公告,不再支持IFP。Bitcoin.com表示IFP“需要达成更广泛的共识,并且没有分裂的风险。”

反对IFP的声音如潮水般涌来。2月1日,江卓尔发布了《BCH的矿工捐赠计划更新》,提出希望通过算力投票的方式,决定是否激活IFP;并且提议把捐赠比例从最初的12.5%降低到2%-3%。

这个计划更新,我依然觉得像是翻译过来的,而不是由江卓尔本人书写的。但是相比上一版本,这次的融资计划明显合理多了。所以我相信应该能代表江卓尔本人对IFP的真实思考。

如果1月22号的融资计划真的是江卓尔提出的,怎么会才短短一周,捐赠比例就相差如此之大?

我更倾向于原来的12.5%是开发者定的,他们想要这么多钱。江卓尔、吴忌寒等人不好拒绝,就只能默认,然后静等社区给开发者当头一棒。根据社区的反馈,借坡下驴,再做一些修改。

更新后的IFP计划依然没能安抚社区的反感情绪,社区成员开始寻找替代方案。BCH匿名开发者imaginary_uname称他正在制定的Flipstarter融资工具能够避免IFP存在的种种问题,并最终在2月15号发长文介绍了这种无需托管的募资方案。

就在同一天,ABC团队发布公告,宣布将在5月15日的软件升级中激活IFP,并将区块奖励的5%给到开发者。该公告开头第一句就提到了江卓尔的名字,称“江卓尔有意实施IFP”。在“跟江卓尔和其他矿工沟通后”,ABC对IFP再次做出修改。

新的IFP计划会将矿工捐赠优先分配给“白名单项目”,包括Bitcoin ABC,Electron Cash,BCHD。此举被认为是ABC有意把BU等开发团队排除掉,把钱优先分配给自己及其亲信。ABC团队被指责吃相太难看。

而作为ABC领队的Amaury似乎下定了决心,要把IFP变成了一次个人在社区权威性的试探。他没有做出任何让步,坚持强调ABC团队的巨大贡献,称“即使这笔资金100%都进入ABC的口袋也不过分”。

Amaury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停止盗窃!” “Amaury修改协议就是为自己谋私利。”等极端言辞不绝于耳。

此时,社区对IFP的争议已经演变成对Amaury本人的争议。

屋漏偏逢连夜雨。Bitcoin.com的创始人Roger ver在ABC发公告后录制了视频。他用“专断”,“震惊”等字眼来评价ABC给出的最新IFP方案。Roger强调ABC缺钱,只能说明他们没有服务好用户。

此外,Roger称自己一开始就没同意过IFP,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名字会出现在江卓尔最初发表的融资计划中。

Roger的声明基本坐实了我的猜测。IFP方案极有可能是Amaury或者Jonald写的,由他找到江卓尔作为代表发布了中文版。基于对对方的信任,江卓尔才没有一一核实支持者名单。

为什么是Amaury或者Jonald呢?因为只有他俩同时满足:

有影响力,能请得动江卓尔。

开发者出身,够憨。上来就要12.5%的捐赠。

能跟吴忌寒对上话,把他的名字写在支持者名单上。

(我个人更倾向于IFP是Jonald写的。我翻译过他的一些文章,认为他文笔很好,又很能写。)

虽然Roger在视频中说他相信不是有人恶意为之,把他的名字写上去,而是沟通不畅导致的。但我认为沟通不畅或许只是“我被人利用了”的委婉表达。

Roger的视频在社区反响热烈。社区成员很高兴他能在此刻站出来指出ABC的问题。而Amaury似乎不愿意看到Roger被社区拥戴,指责他在资助ABC团队一事上撒谎了。

而社区给予Amaury的反馈却是这个“粗鲁的”家伙在“攻击Roger和Bitcoin.com”。社区依旧在集中火力攻击Amaury,质疑他性格有问题。

2月18日,IFP白名单上的受益人Jonald再次发文,主动承担责任,说“我再说的更直白些,我是推动这个方案执行的核心人物之一。”

在我看来,这句话像是Jonald在变相承认IFP方案是他写的。

“我想到会有争议性,但是没想到遭到了彻头彻尾的反对。”在文章中,Jonald呼吁大家不要借此来攻击Amaury和ABC团队,称尽管在此事上他们有处理不当之处,但不应该受到如此不公的指责。

Jonald在文中还特别提到了江卓尔,称江卓尔最不希望看到牛市到来前BCH再次分裂。文末Jonald希望等到大家都冷静下来的时候,再讨论IFP的事情。

此时的Jonald还没有放弃IFP计划。

而BCH独立开发者Mark Lunderburg在同一天表示IFP应该立即做废。“这几天处于半离网的状态,想了很多,必须要拒绝。”

紧接着,前ABC团队的创始成员freetrader在read.cash上发文,宣告即将上线BCH的新客户端BCH Node(BCHN)。这一版本的客户端不会改变BCH的分发方式,不会激活IFP。

该文章破天荒的获得了$10000+的打赏,足以见得社区对BCHN的欢迎程度,也可以理解成社区对ABC有多不满。这一不满情绪在ABC更新软件版本后被激化。

2月19日,在ABC发布了ABC0.21.0软件版本后,用户发现该软件默认矿工只能投票支持IFP。要想不进行投票,或者投票No,还必须具备一定的编程知识,自己去修改代码。

这一版本软件被社区称之为“恶意软件”,会导致BCH分裂。“我们还能信任ABC吗?”的质疑声越来越多。

2月20号,Amaury在BCH开发者会议上态度有所缓和,称愿意等待社区拿出替代方案,一个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方案。

Amaury强调是中国社区过去两年反复要求基础设施融资,才有了IFP计划。他表示“在跟一些矿工讨论后制定了这一计划,现在就看矿工会不会激活了。”

而他的好友Jonald则直接把IFP所引发的争议归咎在矿工身上,甚至在电报群里称江卓尔“在等待恐慌情绪,(做空币价)等着买便宜的BCH,然后再借口IFP争议太大,取消这一计划。”

这番言论是在欺负江卓尔不看电报群吗?中国矿工没脾气的吗?Jonald敢这么说Roger ver试试看?我都可以脑补出Roger冲他竖中指的样子了。

尽管ABC团队开始表现出沟通意愿,反对ABC的情绪却没有得到安抚。BU首席科学家Peter Rizun和Bitcoin XT的首席开发者Tom Harding在推特上反复提醒社区不要运行ABC 0.21.0。

Tom Harding称自己在运行BCHN客户端,并且在推特上@CoinEx,问什么时候开通“IFPCoin”期货交易。

(注:在2017年,BCH尚未诞生时,CoinEx便上线了BCH期货。这里Tom Harding是在“危言耸听”BCH会再次分叉。)

而激活IFP必然导致分叉俨然成为一种新的社区共识。就连Jonald似乎也不再维护ABC,不再想着如何改进融资计划,直接将IFP视为所有问题的核心。

3月4号,ABC发布了0.21.1软件版本,修复了上一版本中BIP 9默认支持IFP的bug,不会出现矿工在未知的情况下标志了IFP。而Jonald评论道:“这一版本虽好,却依然没有去除IFP。”

Electron Cash的另一位开发者NilacTheGrim则转述他人的表达,称激活IFP就是分裂BCH。从这两位开发者的言论来看,Electron Cash明面上已经不再支持IFP。

当晚,许久未对IFP发声的江卓尔在btc123举办的AMA中称将用算力投票反对IFP。他表示虽然他个人依然支持IFP,但是维护社区统一,防止分裂更为重要。

江卓尔的这一表态在国内外BCH社区获得了一致好评,被认为是负责任的表现。有用户称看到江卓尔的态度,感觉像是“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下了”。

如果江卓尔真能“确保没人能捣乱”,那么对于分裂无需过多担忧了。但社区与ABC团队间的信任裂痕还能否修复呢?

在这次IFP事件中,不包含IFP的BCHN客户端开始获得用户和矿工的青睐。根据Coin.dance网站的统计,在过去1000个BCH区块中,BCHN的运行率为2.9%。

Bitcoin.com矿池甚至给BCHN当起了活招牌。3月6号,Bitcoin.com矿池在BCH区块高度#625184上,添加了一条“使用BCHN”的信息。

创始人Roger ver也证实了旗下矿池和基础设施都已经在运行BCHN客户端。

尽管BCHN客户端获得了越来越多的社区认可,但是在bitcoincash.org网站上,ABC团队并没有把BCHN列为5月份升级可兼容的软件版本中。只有包含IFP的ABC 0.21.1软件版本显示在网站上。

不仅如此,BCHN项目的发起人freetrader指出他在3月3号被踢出了BCH组织的GitHub库。(注:GitHub有两种账户:私人账户和组织账户)

这两件事情引发了社区对ABC团队新一轮的口诛笔伐。Amaury本人被冠以“bad actor”(搅屎棍)的称号。有社区用户要求更换掉Bitcoincash.org网站,防止该网站成为ABC团队,而非BCH的宣传工具。

有趣的是,我注意到Jonald也跑到Reddit上发帖抖ABC的黑料。从最初Amuary的同盟,到为Amaury伸冤,再到抹黑江卓尔,最后再踩Amaury一脚,Jonald在整个IFP事件中如此灵活多变,让我五体投地!

仅仅一个多月前,Amaury或许还在想着IFP计划是对他开发工作的最佳认可,让他更有底气着手今后的开发路线。本以为就要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了,没想到转眼间被推下神坛,成为众矢之的。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不知此事会在多大程度上伤害Amaury的自尊心,又会对他在BCH上的开发工作产生什么影响?

后记

1,IFP反映出了中西方思维方式的巨大差异。正如Amaury所言,矿工捐赠在中国社区没引发大的争议,却在海外社区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尽管Amaury在这过程中有做的不妥之处,但他在被千夫所指时并没有放弃开发工作。我还是很尊重他。

2,海外社区在短短几十天内,积极寻找IFP的替代方案,推出了无需托管的Flipstarter募资方案;并且上线了新的BCHN客户端,给矿工多一种选择。BCHN正在获得更多关注,但是不要忘记ABC已经帮助BCH平稳运行2年多了。根据“工作量证明”机制,ABC依然是目前贡献最大,最经得起考验的BCH开发团队。

3,Shout out to江卓尔!不怕事,能抗事,江卓尔就是BCH的一大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