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批 “川粉” 涌入加密社交平台Telegram,已成美国下载量第二大应用程序

作者:婉杨、多加

来源:DeepTech深科技

1 月 6 日,美国国会发生暴乱,Twitter、Facebook 和 YouTube 等 13 家社交平台均采取行动,封禁或限制特朗普账户和与其相关的内容。

继特朗普在这些平台的社交账号纷纷 “沦陷” 后,他的支持者们转向了一个加密通讯应用平台 Telegram。

英国《每日电讯报》11 日报道称,近几天 Telegram 下载量激增,并已成为美国下载量第二大的应用程序。《每日电讯报》援引 Sensor Tower research 的数据显示,从周三到周日,约有 54 万美国 iPhone 用户安装了 Telegram,几乎是前一周的三倍。截至周二早间,Telegram 已成为美国下载量第二大的应用程序。

在美国国会的暴乱中,示威者打砸抢已致 5 人死亡,14 名警察在冲突中受伤,至少有 52 人被逮捕。此举也受到了亲俄人士、反俄人士以及 Telegram 联合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本人的批评。

另一款安全通讯应用 Only Signal 在过去一周的涨幅更大,原因是其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 WhatsApp 更新了隐私政策,允许其与母公司 Facebook 分享更多信息。

图|谷歌应用商店热榜应用排行

据悉,Telegram 之所以下载量激增,主要是因为 Twitter 和 Facebook 禁封了特朗普的账号,以及谷歌和苹果均从其应用商店中删除了保守主义阵营的社交网络 Parler。

Parler 诞生于 2018 年,总部位于内华达州,现今 Parler 已经拥有超过 800 万用户,绝大多数都来自保守主义阵营。Parler 在美国有 “右翼推特” 之称,该平台声称自己不进行审查,是推特的 “公平替代品”。

1 月 9 日,谷歌指责 Parler 上有大量煽动暴力的内容,并将其从谷歌应用商店下架。随后亚马逊也将Parler 移出云计算服务平台(AWS)。紧接着,Parler 也被苹果应用商店无限期下架。

《区块链:密码共识原理、产业与应用》作者、知密大学发起人、重庆工商大学区块链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昌用告诉 DeepTech,此次特朗普社交账号被社交平台集体封杀,而 Parler 被停止云计算服务,充分体现了中心化社交平台与中心化网络服务对信息的垄断能力。

《每日电讯报》称,特朗普的支持者们蜂拥而至 Telegram,原因是 “在周一 Parler 下架之前,Parler 上有帖子敦促他的支持者们转移到 Telegram 上”。

特朗普的儿子小 Donald Trump Jr. 和前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也经常使用 Telegram。

加密通讯平台 Telegram 与其创始人的跌宕起伏

Telegram 诞生于 2013 年,当时俄罗斯兄弟企业家尼古拉・杜洛夫(Nikolai Durov)和帕维尔・杜洛夫(Pavel Durov)共同创立了 Telegram,公司注册于德国柏林。自 2013 年上线以来,已经拥有近 5 亿活跃用户,用户群主要来自俄语国家和伊朗。

作为一款跨平台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 也被称为加密通讯应用平台,类似于 “阅后即焚”,可发送的信息包括照片、影片等所有类型文件。也就是说,在 Telegram 上可以对其他用户发起一对一的加密聊天(Secret Chat),信息是端到端加密的,可以设置每条消息的有效时间,甚至可以设置一段时间内没有活动记录就自动删除账户。

对于该软件的加密聊天功能,《区块链安全入门与实战》作者、零时科技创始人邓永凯告诉 DeepTech,加密算法肯定跟区块链有关系,因为区块链本身也涉及到很多加密算法,目的是保证数据安全性以及数据隐私,因此 Telegram 会使用到各种各样的加密算法。

刘昌用则解释称,区块链的核心包括两部分,一是非对称密码实现个人信息安全,二是去中心化网络消除信息垄断。Telegram 技术上并未采用区块链技术,但底层思想与区块链一致,即:为用户提供端对端加密服务,保障个人信息安全;比其他社交平台更加注重减少服务端对用户的信息干预,并且在网络建设上避免对中心化网络服务的依赖。

另据悉,秘密聊天时消息不会被存储在服务器。对此,邓永凯表示,这种端到端的加密算法有很多种,比如有对称的,也有非对称的,并可适配到不同场景。而 Telegram 确实用的是端对端加密算法和通信技术,无论是服务端还是客户端,其存储的所有信息都是加密的,只有客户端本身才有密钥去解密信息,通过秘钥解密过程之后,用户自己在 App 上才能看到解密后的明文信息,因此很多人为了隐私和安全选择 Telegram,至于细节就需要去研究加密算法原理、以及 Telegram 的实现原理了。

图|AP Photo/Andy Wong

正因为 Telegram 具备加密功能,使得软件的安全性备受瞩目,因而引来了大量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的聚集,Telegram 也因此受到了不少争议。

对于此次大批 “川粉” 涌入 Telegram,刘昌用认为,目前,绝大部分社交平台关注的是商业市场和监管合规,并且主要使用亚马逊等中心化高性能的网络服务。当出现导致美国内战的可能时,政治正确和商业风险都要求社交平台借助信息垄断实行信息管制。此时 Telegram 的抗信息垄断优势就凸显了,特朗普支持者转向 Telegram 是很自然的。

不过他还表示,Telegram 也没有达到区块链所能达到的去中心化程度,用户的私钥仍然是托管在 Telegram 运行方那里的,如果 Telegram 运行方决定管制信息,或者监管方有办法控制 Telegram 的核心成员,信息仍然是可以封杀的。

刘昌用补充称,目前技术上已经能够实现完全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比如有多年历史的比特信(Bitmessage),但这类应用还没能形成规模效应,难以被大众采用。

此外,由于 Telegram 注册于德国柏林,因此它不仅没有在俄罗斯政府的庇佑下长大,反而一直在与其斗智斗勇。2020 年,俄罗斯政府结束了为期两年的封锁 Telegram 的努力,原因是 Telegram 拒绝向安全服务机构提供用户的在线通信。

除了 Telegram,帕维尔・杜洛夫(Pavel Durov)还在 2006 年 9 月创立了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 VKontakte,起初它仅是大学生和高校毕业生的联系网,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俄罗斯第二大网站。因此帕维尔还有着俄罗斯版扎克伯格的称号。

图|Telegram 创始人帕维尔・杜洛夫(Pavel Durov)

2014 年 4 月 1 日,董事会称收到杜洛夫的辞呈,但是帕维尔本人却说这只是愚人节玩笑。戏剧性的一幕是,4 月 21 日 VKontakte 董事会经临时动议,宣布将他从 CEO 位置撤换,自此杜洛夫兄弟就在全世界游走。

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的敏感地带,是他长期 “游走” 的范围,不过帕维尔仍然坚决反对将科技政治化,他曾对《金融时报》说:“我自认为是一名科技企业家,而不是政治家或哲学家。”

-End-

参考:

https://www.themoscowtimes.com/2021/01/12/telegram-downloads-soar-as-trump-supporters-deplatformed-a72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