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机构加速入局加密货币,春天来了?

刚进入2020年,加密货币就迎来了至暗时刻,连比特币都跌到了3800美元,但恐慌情绪过后,加密货币就立即表现出了它的韧性,逆势反弹。尤其是在被DeFi引爆之后,持续升温直到现在。

这场盛宴不止是加密世界的原住民的狂欢,传统机构也纷纷入局,而且直奔代币及其衍生品。

比如纳斯达克上市公司MicroStrategy,自今年8月以来就已经买入了3.8万多枚比特币。

而且最近DeFi火爆,不少传统公司也考虑将DeFi作为理财手段。

无论外界如何评价加密货币,它都已经不可否认地成为了金融世界的一部分,而且越来越重要。

从链到币——由抗拒到拥抱

传统机构布局区块链——这不应该成为新闻。

但传统机构对于区块链的态度一直都很谨慎,因此早期投资也多偏向于区块链技术及服务。

在当时,与区块链伴生的加密货币仍然被视作异端,传统机构只是抱着不想错过可能是下一个风口的态度,布局一下区块链赛道而已。

但随着加密世界的急速成长与扩张,尤其是不断冒出的财富机会,让传统机构们的态度发生了转变——由抗拒到拥抱。

市场嗅觉最敏锐的当然是交易所了。

2015年,纽约证券交易所就投资了Coinbase——现在是美国最大的合规加密货币交易所。

如果说投资交易所是间接入局,那么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就更直接了——在2017年上线了比特币期货。

此外还有纳斯达克、伦敦证券交易所等传统交易所,纷纷布局加密货币及其衍生品。

甚至纳斯达克的CEO曾表示:“一旦新兴加密货币行业受到监管,纳斯达克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加密货币交易所。”

除了交易所本身是基于业务扩张而入局加密货币,投资机构也纷纷入局。

比如华尔街传奇投资人、旗下基金Tudor BVI规模约220亿美元的保罗·都铎·琼斯,在今年5月公开表示,他考虑了多种投资品类,黄金、美国国债、某些类型的股票、货币和大宗商品……最后将目标瞄准比特币。

“我们正在目睹巨大的货币通货膨胀,各种形式的货币都在以空前的速度扩张,这在发达国家历史上从未见过。”

在琼斯的计算中,全球各国央行2020上半年印制了3.9万亿美元的货币,相当于全球GDP的6.6%。所以他建议购买比特币来对抗通货膨胀。

像琼斯这样的传统金融出身的加密货币拥护者还有很多。

比如高盛股票衍生品业务的前负责人帕尔表示,他的投资组合中,超过50%是由比特币组成的。

比如Facebook前产品经理Anthony也表示,他50%的资产是比特币。

当然,除了比特币,还有更多的加密货币被传统机构投资,只不过比特币被提及最多。

共识即正义

加密货币之所以被传统机构所认可,背后是由共识来支撑的。

假如时间回到五年前,如果有人说比特币跟黄金一样,只不过是数字版的,那么这个人大概会被认为是骗子。

但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很难再找到加密货币之外的传说级别的金融资产了。

而且事实也表明,加密货币的价格与传统金融市场还是有很强的关联性。

可以说经过这几年来的市场教育,加密货币的共识已经初步形成,这才是促进传统机构加速入局加密货币的根本原因和底气所在。

比如根据2019年的美国千禧一代(18到37岁)的民意调查显示,25%的受访者表示有兴趣购买加密数字货币,而婴儿潮一代(54到72岁)则只占2.5%。

此外,另有数据显示,全球高净值人士(HNWI)对加密货币的热情持续高涨,29%的受访者表示对加密货币“非常感兴趣”。

“所有在我出生之前发明出来的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所有在我15-35岁之间发明的东西注定是要改变世界的;所有在我35岁之后的发明都是反人类的。”

总之,加密货币作为传统金融的异端,已经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主流群体的关注(或者说随着关注者逐渐成长为社会主流群体而成为主流),加密货币已经开始成为了主流的金融产品。

比如有“华尔街狂人”之称的Jim Cramer就表示,虽然自己是黄金的支持者,但为了应对通货膨胀,在黄金、艺术品和豪宅之外,还想买点比特币作为遗产。

随着加密货币的共识越来越高,自然也就促使更多的传统机构入局加密货币。

但是,这是否意味着加密货币行业的春天来了?不可否认,大资本的入场一定会推动整个市场的繁荣,但同时也会带来更专业的手法——韭菜可能割得更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