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如何在下一个十年中最好地发挥其优势

智能合约分散化概念的思想认为,由于地区,技术和意识形态的原因,未来几种智能合约平台将崭露头角并共存差异。

至今关于此事仍然没有裁决。然而在这一范围内,以太坊不仅保持了其作为最受欢迎的智能合约平台的领先地位,而且在其直接竞争对手Tezos,EOS,Cardano以及像Algorand和Polkadot这样的新贵上也获得了进一步的发展。

可以肯定的是,以太坊的发展惯性和开发人员社区加上该项目的崛起,使其成为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主要家园,目前已使区块链成为加密经济中的佼佼者。

但是很少有以太坊支持者愿意在任何方面为他们选择的平台提供完全免费的通行证。一般而言,以太坊社区可以说是整个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中最具有自我意识和自我批评性的社区。

该项目的许多主要支持者通常会在自己的影响范围内大声疾呼,就像该项目的各种怀疑论者一样。

话虽如此,很少有人认为以太坊会轻易走向胜利。在各个方向上都没有前方的障碍。最好的办法是真诚地克服这些障碍。

许多以太坊的支持者公开地担心所谓的“公地悲剧”,其中个人用户的行为与集体利益背道而驰,即用尽社区资源而不进行补充。

就以太坊而言,这一悲剧的一种途径意味着一些用户来来往往而没有为以太坊及其各种dApp所依赖的基础设施提供资金。这并不是说这种动力将永远存在。而是在以太坊尚处于起步阶段时,它需要一种“全力以赴”的方法来资助有用的生态系统工作。

ConsenSys研究人员和Optimistic Rollup创造者John Adler在本月表示:“如果将以太坊当做顶级智能合约区块链,那将是因为Eth持有人不愿为公共产品提供资金。”

此外,以太坊社区不断回答重大难题也很重要。在真诚地保持自我意识和自我批评的过程中,以太坊的支持者可以继续将项目的最佳脚步向前,而不会陷入宣传和教条主义。

以太坊的支持者可以做的另一重要事情是继续支持以太坊作为中立的公共基础设施,这对于大型公司和对于没有银行账户的个人一样有趣和高效。它同时对最大的企业和最贫穷的人开放。从这个意义上说,以太坊就像是一个新的互联网,而是价值互联网,而不仅仅是信息互联网。

为此,继续关注用户从世界计算机和支付平台获得的东西无疑是挖掘应为大众建设的沃土。如果我们努力实现最低目标,那么我们就有机会改变整个世界。